投资移民被坑得干干净净

看看近日爆出的一条新闻:21名中国富豪和1名日本富豪,当初为申请新加坡永久居民,投资了据称是新加坡全球商业者计划(以下简称GIP)旗下的一个基金TAP Venture Fund,共4,550万新币(约2.3亿人民币),这些钱有可能都打了水漂,一分都要不回来。

花园城市安居梦,以这样一种方式结尾,令人大跌眼镜。

其实有钱人,想要更好的生活环境、更好的医疗、更好的教育,想要人生更有保障,无可否非。而环顾全球,能够具备这些条件的也只有发达国家或地区,而且这些国家或地区也希望吸引一些符合条件的外国富豪过来定居,带来人才和资本注入之余,同时解决人口出生率低、人口老化等社会问题。

就这样,一个想走出去,一个开门欢迎,各取所需,自由选择,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坏事。

不过,这个世界总有一些自以为聪明的人士,看到有需求,便喜欢动歪脑筋赚快钱。新加坡这个投资移民基金的背后,深藏着越发令人不安的东西。

一、GIP究竟是什么?

一直以来,新加坡都是热门的移民地。

对于外国富豪而言,移民新加坡最简单粗暴的方式便是砸钱,文雅一点叫投资移民。而GIP便是新加坡政府专门为这些富豪量身定做的移民计划。

这个计划除要求申请者必须拥有丰富的商业经历或者成功创业经历外,并无学历、年龄、语言的要求,且配偶及子女(二十一岁以下)可同时申请永久居留权,父母也可以申请长期探访准证(LTVP),可谓一人申请,全家移民。

GIP提供了两种投资移民方案:

方案A:投资至少250万元新币建立新的商业实体,或者扩充现有的商业运营。

方案B:投资至少250万元新币到全球商业投资者计划基金。

两相对比,方案B无疑是最简单直接的,说白了,就是只要花250万新币(约1,300万人民币)购入新加坡经济发展局(EDB)旗下的基金,就能够获得新加坡的永久居留权,而且投资者还可以分享到基金本身的投资收益。

既能移民新加坡,还有钱赚,何乐而不为?况且这还是新加坡政府旗下基金,凭借着良好的国家信誉、完善的监管体制、发达的金融市场,“新加坡”这个金漆招牌,等同于政府背书,投资者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个基金是稳健、安全、收益俱佳的产品。

按理说,这是一个极好的投资计划,不仅为外籍企业家、投资者和本地商业网络牵线搭桥,而且在办理入境、居住等移民手续时提供各种便利。

因此,这个计划一经推出,便吸引外国富豪蜂拥而至,其中有不少是来自中国的投资者。

可人多的地方,骗子也多。

资料显示,在2009年,GIP发布不久,一名已移民新加坡的华人,向中国投资者兜售一只声称是由新加坡政府批准的“全球投资者计划”(GIP)基金。当时,国内的投资者对GIP不是太熟悉,对投资该类基金也无太多经验,不过都认为新加坡政府稳定可靠,而且基金也非常有吸引力,于是纷纷购入。

该基金成功捕获40多名国内投资者,和他们签署了长达5年的合约,并承诺这是一个保本的基金(扣除管理费后),投资新币150万本金,保证投资者期满后可以取回至少新币123.75万的本金,管理费用年率3.5%,附带收益20%。

可基金到期后,他就撂下一句:亏了。然后玩失踪,办公场地关门,电话不接,信息不回。在多方追寻下,他才提供了一份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说基金亏了85%,没钱还了,不少投资者因此血本无归。

后来披露的信息显示,原来投资者签署的并不是合约,而是备忘录,而且上面只有投资人的签字,并没有这位商人的签字。甚至有些投资人连备忘录都没有,更没有签署过任何的文件。而且同一个基金,备忘录和投资者签署的确认表格,有两个版本。一个版本是写保底的,备忘录时间是2009年2月,另外一个版本是没写保底的,备忘录时间是2010年1月。

根据律师的调查,这个家伙有多达20起的商业纠纷的记录,说白了,很多人都和他打过官司,可以说是犯案累累。

怎么看,这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打着新加坡GIP的名号招摇撞骗。可悲哀的是,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可后面还有人继续上当,当中就包括TAP的投资者。

二、问题多多的TAP

据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TAP为私募基金,于2013年2月发行了1,920股优先股,中日共22名富豪分别购入40至100股不等,合共持有1,820股。这些优先股为期五年,按理说去年或今年就要收到本金+利息,但投资者毛都没拿到。资料显示,到期未赎的金额共2,950万新币。

更让投资者心凉的是,TAP的净资产值仅剩原本的5%,而基金的价值就取决于基金的净资产值,这等于说投资者的钱蒸发了95%。

花了250万新币就买了个新加坡身份证,这绝对是史上最贵的一张身份证。投资移民多了去,获得身份国籍之余,好歹也还有资产在手,这TAP也确实够狠的,那究竟因为何事亏这么多?

再往下扒,TAP把投资者的钱贷给了另外8家投资公司,这8家公司拿了钱后不还了,金额约5,000万新币(约2.5亿人民币)。

借钱不还,完全可以告他们,何况在法律如此严明的新加坡,可TAP没这么做,这猫腻就多了。原来,不是这些公司不还钱,而是TAP不用他们还钱,因为两位前任董事林志立和黄德华同时也是这8家公司的董事和银行授权签署人,分别代表8家公司和TAP签订协议,延迟归还贷款。

兵是你,贼也是你,这不就等于左右倒右手的把戏,把投资者的钱装进自己口袋?而且,这些公司之间还在做着拆东墙补西墙的勾当,比如2014年,TAP贷款给Mega Bersatu公司,后者用这笔钱购买另一家公司40%的贷款,可就是这么一笔交易,却使得TAP投资者直接损失了164万新币。

再深挖后发现,TAP之前叫做亚昇私募基金,属于亚昇投资集团旗下,而林志立和黄德华正正就是该集团的创始人。

梦碎新加坡:中国富豪移民被骗2亿-中国传真

说起亚昇投资集团,那就轰动了,这家在新加坡上市的私募股权投资管理集团,曾卷入新加坡史上最大股票诈骗案。

三、轰动一时的股票诈骗案

这要从四年前说起。

2014年,新加坡的3家上市公司—亚昇投资、博诺和瑞狮集团,在九个月内股价大升八倍,但之后却突然暴跌4成-6成,数天内不见了80亿新币的市值。

如此高调搅动股市,新加坡当局决定介入调查,拘捕了一位马来西亚籍的股市人士,大名鼎鼎的苏启文,鉴于案件情节严重,调查期间不让苏出境。就连本月19日,苏启文大儿子的婚礼,他无法前往参加,但这也难不倒苏启文,他自己录制了一个短片,打扮得有模有样的,还说自己“从小一直想成为教父”,抄足了马龙白兰度,为新婚儿子儿媳送上祝福。

梦碎新加坡:中国富豪移民被骗2亿-中国传真

不过,先不要嘲笑这位山寨版的马龙白兰度,因为他的确有着“教父”般有野心,有着不一样的人生经历。

苏启文早年就读著名的峇都巴辖中学,和马来西亚槟城首席部长、反对党斗士林冠英同为校友。上学期间,苏启文“文武双全”,是校内十足的“明星”,不仅担任英语和辩论学会主席、经济学会秘书、校刊班刊编辑,还是垒球羽毛球队长、长跑好手。1979年,苏启文考进马来亚大学,就读经济专业,可3天后却退学了,理由是“十分厌恶过度服从”。

记得有个名人说过:比尔盖茨为何成功?因为他退学了。

退学后的苏启文同样开始开挂,他投入了直销业,短短一年便赚到人生第一个100万。

可1984年,马来西亚信贷紧缩,次年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股市相继崩盘,苏启文损失惨重,几乎失去一切。

尽管如此,苏启文却认为,从哪里跌下,就从哪里爬起来。他由此进入资本市场,去拯救那些几乎一无所有的濒死公司重返股市,然后控制这些上市公司。

虽然,公开的资料不是太多,究竟他是怎么做到的,外界不得而知,但是从结果上看,他在股市确实有着翻云覆雨的功力。

看看此次被调查的这三家公司,其中错中复杂的关系图,相信你也不得不佩服苏启文。

梦碎新加坡:中国富豪移民被骗2亿-中国传真

不过,上得山多终遇虎。新加坡商业事务局的主控官就明确指出,这起狮城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股票诈骗案的主谋就是苏启文。

另外,商业事务局和金融管理局也指出,有证据显示在苏启文的指使下,25名交易员参与或协助这起精心策划的布局,进行了一系列虚假交易以操纵股市。

调查至此,相信真相已经呼之欲出,涉案者预料将在半年内陆续被检控。

这也不怪得,苏启文的录制给儿子的视频中,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话:“从小,我一直想成为教父,但我想我现在不得不当‘主谋’,谢谢新加坡。”

他大概没忘记《教父》里的马龙白兰度最后是怎么死的。

尽管诈骗案发后,亚昇投资第一时间撇清和苏启文的关系,并声称公司毫不知情,未卷入诈骗案。然而,无风不起浪,苏启文能够如此放肆搞作,如果说亚昇投资不知情,你会相信吗?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今年6月,22名富豪中的16人,联手将TAP告上了新加坡高级法庭,同时,他们还向中国大使馆、金融管理局等机构投诉,要求彻查此事。

而TAP也进入司法管理程序,由第三方接管。两名涉案的董事黄德华和林志立均已离职。

当然,这些案件还在审理中,法院一日未宣判,我们都没有资格妄下判断,但是从以上的种种疑点来看,是非黑白,相信读者们已经有自己的答案。

四、结语

外国的月亮比较圆,一直都是不少国人的观念。

过去几十年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造就了一群新富阶层,这些阶层崇拜外国生活方式,总渴望着成为某个发达国家的国民,这使得移民潮一度非常流行。

但是,没有人告诉这些富豪的是,外国的水其实也很深,一个踏空,便可能损手烂脚。况且,这当中的一些暴发户,由于对外国不慎了解,只看到国外的光鲜亮丽,而看不到背后蕴含的风险,更看不到当中有人利用富豪的移民心理,设计陷阱坑蒙拐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