蹊跷的货车“型号”与“被融资租赁” ——郑安滨的艰难维权之路

本网讯  近日,读者郑安滨致函本网,反映其艰难的维权之路。

据郑安滨反映,2012年3月9日,他与黑龙江红光汽车销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红光汽车公司)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向该公司购买型号为SX3257DR384的自卸车20辆,合同价624万元。办理车辆贷款时,红光汽车公司向其推荐了山重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山重公司)。(经查,山重公司分别由山东重工集团有限公司、淮柴动力股份有限公司、山推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淮柴重机股份有限公司、陕西重型汽车有限公司五家股东构成)。经过协商后签订《融资租赁合同》,山重公司向郑安滨提供20辆车总车价款的80%的贷款额共计499.2万元。并由山重公司出具了“消费贷款明细表”。对此,红光公司还向郑安滨收取了贷款手续费19.48万元。并向郑安滨出具了“SX3255DR384整车合格证、铭牌、发动机合格证及车辆一致性证书”,约定负责落户车牌照等一系列车辆上牌落户事宜。

可令郑安滨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由红光公司出售给郑安滨20台陕西重型汽车有限公司生产的型号为SX3257DR384的自卸车辆,在郑安滨取回使用不到20天的时间内,就出现了多起因汽车制动系统失灵所造成的交通事故,同时还存在大量的质量问题,导致20台车辆无法上路使用,经陕西重型汽车有限公司多次派人进行技术鉴定,都以书面的形式确认了车辆本身存在的质量问题,给郑安滨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至此,郑安滨经过了解才彻底知道,这根本就是一个“骗局”。郑安滨向红光公司购买的汽车是陕重汽生产的“SX3257DR384”型自卸汽车20台,总金额为624万,但红光公司给郑安滨出具的是“SX3255DR384整车合格证、铭牌、发动机合格证及车辆一致性证书”,郑安滨当时购车时并不知道“SX3257DR384”车型是未经公告的车型,所以红光公司存在隐瞒事实欺骗购车人的涉嫌违法行为。

红光汽车销售公司销售给郑安滨的是未经公告的国家禁止销售且存在严重质量问题的SX3257DR384型自卸货车,还套用SX3255DR384型号的车辆给郑安滨购买的违法车辆落户。就此事,郑安滨已多次向公安机关和有关部门进行报案,经原哈尔滨市工商局现为哈尔滨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调查取证,确认了红光公司销售非法车辆的事实,也曾因产品质量涉嫌犯罪而移送公安机关。此外,经调查得知,红光汽车公司销售车辆系陕西重型汽车有限公司(下称陕重汽公司)生产,而陕重汽公司系山重公司大股东,经工商查询投资高达23913.04348万元。

郑安滨也多次向红光汽车公司与陕重汽公司主张权利提出合理诉求,要求他们承担责任,并赔偿因此带来的损失。然而,红光汽车公司与陕重汽公司不但不为他们的行为承担责任,反而为逃避汽车质量责任,以郑安滨融资租赁违约为由向北京法院提起诉讼(二审案号:[2018]京03民终6444号)。郑安滨因以汽车质押的方式向山重公司“被融资租赁”本金499.2万元,现在不但购买的车辆被他们收回,还要额外承担1400多万元的违约责任。明明是红光汽车公司销售国家禁止且存在严重质量问题的质量不合格汽车案件,如今却因为哈尔滨市公安机关不予立案查处,变成了一个“被借款”(被融资租赁)的民事案件。期间,郑安滨多次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均没有结果,此案哈尔滨市道外区人民检察院也多次对该案进行立案监督,道外公安机分局至今未立案。因为郑安滨不服法院判决,在历经长达7年之久后,郑安滨非但没能保护其自身的合法权益,反倒变成了欠债累累的债务人,导致郑安滨名下的黑龙江汇通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被迫停产倒闭,其公司帐户和郑安滨个人帐户被北京朝阳法院所冻结好几年了,因不能生产经营员工解散,使公司处于瘫痪状态,造成不可估量的经济损失。

究竟是红光汽车销售公司销售给郑安滨未经公告的国家禁止销售且存在严重质量问题的SX3257DR384型自卸货车,还套用SX3255DR384型号的车辆合格证给郑安滨所购买的这20辆汽车上牌落户是涉嫌违法犯罪行为,还是郑安滨纯粹的“融资租赁”行为?根据相关证据表明,事实一目了然。可为何结果是郑安滨“赔了夫人又折兵”?这蹊跷的“车型号”与“被融资租赁”事件里面是否存在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相信真相总会浮出水面。依照相关法律规定,未经公告的车辆是不允许生产和销售的,但郑安滨向红光公司购买的陕重汽生产的SX3257DR384型自卸货车从生产、销售、上牌的一系列操作是如何顺利完成的?期待事情早日真相大白,也还郑安滨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