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舆情内参 舆情热点 农民实名举报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准格尔召镇乌兰哈达村刘家梁社社长刘云以权谋私私吞补偿款、侵占集体资金!

农民实名举报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准格尔召镇乌兰哈达村刘家梁社社长刘云以权谋私私吞补偿款、侵占集体资金!

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准格尔召镇乌兰哈达村刘家梁社社长刘云以权谋私私吞补偿款、侵占集体资金、谁来监管?

近日,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准格尔召镇乌兰哈达村刘家梁社村民实名举报该社社长刘云,自2012年6月担任社长以来,利用职务之便,不为村民谋福利,官商勾结,侵占集体巨额资金,拉帮结派、假公济私、中饱私囊,严重损害村民利益。

其违法行为有:

一、私吞村集体土地补偿款。

多年来,营沙壕煤矿为了扩大生产,需要占用村集体土地。时任社长的刘云在未与社委会成员及社员商议情况下,在与煤矿征用土地及占用土地补偿金方面其一人擅自做主,煤矿占用村集体土地面积、占用土地位置以及土地补偿价格均由其决定,利用职权私下与煤矿交易,为自己牟取暴利。另在集体经济分配方面其胡乱分配,至于分配给谁、分配多少全部由其主观决定。刘云多年来利用其社会背景在周边煤矿承揽排矸、煤泥拉运等工程。

二、为讨好煤矿,让煤矿无偿占用集体土地,以达到私自经营煤泥为自己牟暴利。

(上图为营沙壕煤矿洗煤厂排放到刘家梁社集体土地上的废矸)

多年来,社长刘云利用职务之便与周边煤矿私下达成协议,将营沙壕煤矿洗煤厂的废弃矸石全部排放到刘家梁社集体土地上,条件是洗煤厂产生的煤泥由刘云自己经营卖钱,煤泥产量每天在几百到上千吨不等,市场好的情况下煤泥售价200元/吨左右,一般情况售价100元/吨左右,多年来煤泥销售金额巨大,所得钱财全部由刘云自己所占用,从未给予社员任何分配。

洗煤厂废弃矸石日产生量在几百到上千吨,洗煤厂产生的废弃矸石含有大量有毒有害化学物质,严重对土壤、水源、大气造成污染,经过多年排放,有毒有害物质积累,现已存在危害人体健康的潜在因素,暴利由社长刘云一人所 得,受害却由全体社员承担。

三、私吞集体土地塌陷补偿款1000万

(刘家梁大面积土地成采空塌陷区)

营沙壕煤矿因开采扰动导致其井田范围内刘家梁社集体土地造成沉降塌陷、地表裂隙,形成大面积采空塌陷区。社长刘云指派3名社员代表耿焕、贾三换、刘文到煤矿进行协商土地塌陷补偿,煤矿矿长曹建平答应给予土地补偿。但社长刘云未与社员代表协商同意情况下擅自与营沙壕煤矿老板李秋生私下商定,将刘家梁社土地塌陷补偿费变项转移到社长刘云个人的养殖场,作为养殖场塌陷补偿费,补偿费为1000万元,并且在2023年年末利用此款项进行了养殖场年度入股分红。事后,社员刘文打电话向营沙壕煤矿矿长曹建平咨询土地塌陷补偿情况,曹建平矿长回复:“土地塌陷补偿划在养殖场了”,社员刘二仁打电话向营沙壕煤矿老板李秋生咨询是否将刘家梁社土地塌陷补偿费划到养殖场,李秋生否认并答复刘家梁社土地塌陷补偿了1000万元已经给处理过了(此事有村民录音为证)

后经社员代表到乌兰哈达村委会核实,村委会并未参与营沙壕煤矿为刘家梁社土地塌陷补偿事宜,也不了解其中土地塌陷补偿具体情况。按照国家土地补偿流程,涉及煤矿用地补偿应首先由煤矿企业上报地方人民政府申请成立工作组,然后由土地所在村委会牵头组织煤矿企业、村民代表、生产队社长共同配合工作组进行土地实地测量、清点补偿范围内房屋与树木等构筑物、根据补偿政策确定补偿费用、签订土地补偿协议(协议上需村民代表、村委会、用地企业、工作组相关人员签字画押),最后将补偿款统一转汇到村委会专项补偿账户,补偿款到位后由村委会发放给涉及生产队专用账户按户分配。但本次土地塌陷补偿并未按流程办理,也未按政策规定的补偿标准进行补偿,而是直接由社长与煤矿老板私下确定进行并将土地塌陷补偿费用变项转移到社长刘云的养殖场,经过村委会实地调查并与煤矿核实,养殖场并未在采煤塌陷范围内,而是在公共井田内并未因煤矿开采造成养殖场塌陷,而刘家梁社集体土地因煤矿开采塌陷了一百多亩未拿到一分钱的塌陷补偿费用,其行为涉嫌严重违法,应该受到法律制裁。在此事的调查工程中发现社长刘云与营沙壕煤矿老板李秋生相互勾结、串通一气、编造谎言,先是说营沙壕煤矿计划开采养殖场下面的煤,矿里拿出1000万元补偿款作为提前对养殖场的搬迁费,经过社员与村委会核实养殖场位于煤矿井田范围外,所在位置属于公共井田,煤矿并没有开采公共井田的权利,只能在其划定矿区范围内进行采掘作业组织生产,开采公共井田属于越界是违法行为,并没有开采养殖场下面煤炭资源一事。过了几天李秋生又编谎话说:“土地塌陷导致养殖场无路可走给养殖场补偿1000万元”,实际养殖场南北有2条大路,即便南面塌陷了无法通行,北面道路还能正常通行,李秋生觉得此法说不过去又说:“煤矿有钱,想给谁就给谁”。通过几次沟通,社长刘云与营沙壕煤矿老板李秋生明显形成了官商勾结侵占集体经济的行为,其二人私下交易非常恶劣,营沙壕煤矿洗煤厂产生的废弃矸石未经刘家梁社全体社员允许几年来全部倾倒、排放到刘家梁社的土地内。1000万元的补偿款如果不是土地塌陷补偿,就是以刘家梁社集体土地排放营沙壕煤矿洗煤厂矸石为条件交换,变项转嫁为养殖场补偿费,绝不可能无缘无故给养殖场1000万元。

三、乌兰哈达村委会以刘家梁社集体名义向宏测煤矿索取冬季取暖费十几万元,社长刘云得知后将取暖费全数强行要走占为己有,未经社员同意变项将其养殖场次品猪羊肉、库存肉顶替给社员,十几万元取暖费进了自己的腰包。

四、社长刘云以打造土地为名,未经村委会与政府及行业部门许可同意,擅自征收社员刘文的土地2.6亩,名为打造土地取土,实则以挖煤牟取暴利。

综上所述:营沙壕煤矿开采离不开刘家梁的土地,社长刘云和煤老板相互勾结,各取所需,不经政府个全体社员同意私下交易,强行侵占刘家梁社的集体土地和全体老百姓的经济利益,剥夺了众人的生活来源,其行恶劣,数目之大。社长刘云已涉嫌存在职务侵占罪和贪污罪:根据我国刑法第271条的规定,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数额巨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贪污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数额特别巨大,并使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现村民诉求:

1、归还刘云养殖场名义私吞营沙豪煤矿给予村民的集体土地塌陷补偿款。

2、解决洗煤厂排放废矸占用集体土地的补及造成的污染问题。

现煤矿正在开采,刘云利用手中的职权,以损害村里的集体资源为煤矿提供便利,损公肥私,煤矿的开采让刘家梁的村民失去了基本的生活来源,却都拿不到相应的补偿,等煤炭开采完毕,留给村民和子孙后代的,只有采空塌陷和污染的土地,深受其害得只有当地村民,当地居民怨声载道,只有希望政府和监管部门倾听百姓呼声解决群众诉求,落实查明真相,公开账务,使集体资金,不受非法侵害!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61689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info@prs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