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舆情内参 舆情热点 仪陇四名服完实刑的“涉黑涉恶”人员依然不服法院判决,实名投诉要求重新调查!

仪陇四名服完实刑的“涉黑涉恶”人员依然不服法院判决,实名投诉要求重新调查!

投诉人:陈志凯,男,1971年9月2日出生,住四川省仪,陇县马鞍镇人民南路194号,身份证号512927197109020498。手机18990732372。
投诉人:陈志国,男,1977年6月25日生,住仪陇县马鞍镇南海路4号附9号,身份证号。512927197706250478。手机13340768788。
投诉人:邹茂辉,男,1974年9月7日生,住仪陇县马鞍镇南海路:159号,身份证号512927197409070497。手机15228137851。
投诉人:邹林,男,生于1976年3月26日。住仪陇县马鞍镇南海路117号,身份证号5129271097603260470,手机15808413290
一,被投诉人四川省仪陇县人民法院。
二,四川省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
四名实名投诉举报诉求如下:

一,请求再审撤销四川省仪陇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19)川1324刑初字154号。
二,请求再审撤销四川省南充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20)川刑终字刑事裁定。并改判无罪。

事实和理由:
一,被告陈志凯2014年开砖厂与陈云(化名)发生纠纷,结下冤仇。陈云(以下均为化名)居心伺机报复。
事情发生在2017年6月,因陈云和陈志凯之前有个人矛盾,于2019年11月举报了陈志凯,陈志国等为“黑恶势力”,作为打黑除恶的典型事例,相继被逮捕羁押。被举报的涉事事由是2017年6月完工的马鞍博达学校的修建工程。被举报的时间是2018年11月,四名被告感觉于情于理于法都不通。现有陈志国、陈云的通话记录(光盘附后)

被举报事情的起因是仪陇县马鞍博大幼儿园占用了邹林大部份承包地,也就是陈志国(会计)邹茂辉(出纳员)该社的土地,马鞍博达学校的刘文平校长主动找邹林,陈志国,邹茂辉签订了挖土石方的合同。于2015年峻工核算。

后面博达学校校长刘文平又叫被告继续修建学校围墙,道路,水沟等工程。但未签订合同,价格按邹茂辉和陈志国所建设的实际施工情况计算。并承诺在同等条件下还要找邹茂辉陈志国等修建幼儿园。
后来陈志国,邹茂辉,邹林,又找了陈志凯(因他有机器),邓新民(社长)入伙。每人出资一万元,购买了新搅拌机,钢管,搭建了工棚,安装了水电,并拉了沙石。耗资四万多元。当时博大学校也进行了公开招标,这几个人并无资质。就没有报名投标。
围墙工程于2017年6月峻工。
在工程结算的过程中,都是双方自愿结账,并没有任何胁迫行为。并且校长刘文平在陈述过程中也说过在本次结帐没有任何胁迫和恐吓,都是经过认真估算,其中有讨价还价的过程。若不服估算,还需要通过审计。
在和博达学校刘文平校长结算工程款的过程中,刘文平没有提出任何“涉黑涉恶”的事实依据。报案人也不是刘文平校长。
而是与陈志凯有个人恩怨的案外人陈云举报陈志凯“涉黑涉恶”;且本次结算的时间是2017年6月,而案外人陈云报案的时间是2018年11月。不合情理,令人深思,令人费解,完全是因为个人恩怨的诬告陷害和打击报复。

证人一,冯露作伪证,钱本来是出纳冯露将18万取的现金交给邹林的,为啥子说是交给陈志凯的。并没有任何人对刘文平进行助迫。

证人二,鲜映是刘文平请的甲方代表,因为他不是当事人,是刘文平的人,不能作证据使用。
证人三,雷通光证言说陈志凯堵校门。判决书上说是雷通光解决的。可雷通光并未到过现场?何来解决之说。现有雷通光的录音。(光盘附后)
证人四,贺杰证言说投诉人的设备值几千元我都不要。贺杰是刘文平请的施工员,不能作证据使用。

证人五,邓新明社长证言,他是为了洗脱自己罪责,刘文平多占了我们社的土地至今未算清楚、群众意见大,他与刘文平们间早利益勾结。且他也分了一万元。
证据六(2019)第《仪陇县马鞍镇博达外语学校陈志凯等人》。证据(2019)第1001号《仪陇县马鞍镇慱达外语学校陈志凯等人修围墙工程造价意见》造价为89437元。此签定违背了当时人意图,且不合程序,要求重新请人签定。因当时我们四人均羁押于仪陇看守所,限制了人生自由。虽然邹林去了现场,身为狱犯。那还敢言。由他们说了算。且川德没有鉴定资质未盖业务公章,要求省建科院重新签定方使人心口服。此鉴定不能作为定罪的依据。陈志凯定为此案的主犯,不合情理,其一陈志凯未承包工程,出钱和分钱都是平均分配,定为此案的主犯,且判刑四年,有失公正。
综上所述:投诉人陈志国,邹茂辉,邹林伙同陈志凯承包了修建博达幼几园的围墙,是双方自愿合情合理合法的。投诉人在此案中从未有恐吓胁迫行为,修好了工程,要钱是正当行为。要多要少,讨价还价,是工程中常有之事。我四人是要我们应该部份。要工程款是合法的,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不具有敲诈勤索的主观要件,主观方面缺乏证据支撑。客观上设有实施敲柞勒索的行为。况多人在场,光天化日之下在校长办公室。没有受外来干挠,更没有受到暴力,恐吥是双方的真意表现,属于民事纠纷。讨价还价说不算账机器不撤场是建筑行业常有行为。而不是要挟行为。鉴定方没有资质,单方面程序违法。且项目不全。

现在陈志国,邹茂辉,邹林,陈志凯四人虽已服完实刑 ,但内心觉得特别冤枉,于是四人实名投诉举报,希望有关部门能够重新调查这起案件,并还他们公道。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61689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info@prs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