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舆情内参 人民头条 曾令华:我的冤案还要等多少年才能昭雪?

曾令华:我的冤案还要等多少年才能昭雪?

“20多年了,尽管我已不再年轻,但是,为了让我的冤案得到昭雪,只要一息尚存,我就不会停止上告的步伐。”近日,在新化县上梅街道,现年75岁的曾令华老人说。

1948年4月出生的曾令华老人,曾经是一位老实本分的个体工商户。1999年3月,新化县三湘建筑工程公司与曾令华签订合同,以每平方米造价380元结算的方式,将上梅镇城东路农贸综合市场C座建筑面积4300余平方米的工程任务承包给其施工。按照规定,项目工资每月按发包方的要求造工程表,由发包方按月审核发放。

施工前,曾令华向新化县三湘建筑工程公司交了质保金15万元。当时,曾令华经过初步预算,此项工程如果中途不出意外,只需8个月就能完全竣工。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施工期间,发包方竟然不履行合同,多次更改图纸设计,长期不按时付给曾令华工程款。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发包方连占地征用款也没有付清,导致其组织人员施工的时候,经常遇到原有土地使用权的人到工地吵闹阻工,动不动只能停工。作为发包方,新化县三湘建筑工程公司却视而不见。

2000年11月,为了尽快完成工程,曾令华连续多次找发包方法定代理人蔡福山协商解决拖欠工程款一事,但蔡福山每次都这样回答,“没有钱付。”

后来,曾令华向蔡福山提出请求,希望用房子抵押,自己去借钱,保证工程在年底竣工。但发包方不同意。“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因为手里没钱,工程自然无法继续施工。

2001年上半年,出于无奈的曾令华,通过书面报告的形式,在此请求发包方付钱施工。当时,他将报告交给了新化县三湘建筑工程公司法定代理人蔡福山,但蔡福山一直不予回复,连音信也没有。

“明明8个月就能完工的工程,却延期了2年多也不能完工,这怪谁?很显然,与施工方未能严格按照合同按月审核发放项目工资有关。”曾令华说,在这2年多的时间里,由于发包方新化县三湘建筑工程公司不按时付款,为了支付建筑工人的工资,他不但花光了个人的所有积蓄,还因东挪西借变成了负债累累的负翁。

后来,因为实在借不到钱,无法如期还清所欠的材料款项和建筑工人的工资,逼得很多讨债人诉诸法律来向他逼债。

还有一点需要补充说明,因为停工,他还造成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损失。

眼见一而再再而三的催不回工程款项,债台高筑的曾令华,最终只能向县人民法院起诉。

原本以为,拥有充足证据的他,一定能打赢这场官司的。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庭审现场,尽管他证据确凿,但主审法官对他提交的证据根本不予采纳,仅凭发包方的答辩词内容,做出了枉法裁判。

对此,曾令华打心里不服,决定通过上诉来解决冤屈。

但在接下来的数年时间里,他先后向娄底市中院、省高院提出了上诉,得到的裁定跟县法院的判决如出一撤,没有丝毫的更改。

遭遇不公的曾令华,从此开启了伸冤和控告之路。

这条布满了崎岖和坎坷的艰难之路,他一走就是整整20余年。

20余年间,他跑遍了县、市、省法院的大门,就连纪委监委的大门,他也去了无数次。此外,县人民法院领导换了一茬又一茬,每位领导他都找了个遍,但就是没人帮他坚持正义。

从54岁上诉,到如今75岁的老人,至今,他都没能盼来正义的判决。

虽然,他感觉有点寒心,但并不代表甘愿放弃。他表示,只要这起冤假错案得不到公正判决,他就决不罢休,他坚信,人间自有公道,总有一天,他的案子会沉冤得雪。(所有证据限于篇幅,不在本文赘述。)

曾令华 183 7382 0263165 1738 6258

湖南涟源市766户公务员住进公租房 官媒追问:公租房岂能沦为“权租房”?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61689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info@prs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