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舆情内参 三农舆情 政策助力,市场蓝海,“农村电商第一股”汇通达靠什么淘金

政策助力,市场蓝海,“农村电商第一股”汇通达靠什么淘金

作者:顾小白

来源:农业行业观察(产业●科技●商业)

2022年中央一号文件对农村电商领域提出新举措:实施“数商兴农”工程,也再次引爆了资本市场!

比如,“农村电商第一股”、阿里投资、市值200亿市值的汇通达正在玩命布局下沉市场,还凸显为强压阿里、京东、拼多多等众多电商巨头之势…

但是,等待汇通达的绝不是“鲜花与掌声”,还有一路荆棘…

一、农村“挖矿”,挑战与机会并存

全球经济看中国,中国经济看下沉市场。下沉市场的蛋糕有多大?从消费人群来看,中国14.1亿人口,12.3亿人在下沉市场消费,占比超过87%;从市场规模来看,下沉市场坐拥15.1万亿元的市场规模,相当于约30个阿里巴巴集团、20个京东,占比中国整体零售市场79.2%。

用汇通达创始人汪建国的话说:“下沉市场是一个‘大金矿’,只要你有心,遍地是黄金。”

而作为最早一批到下沉市场挖矿的汇通达,已是这一市场妥妥的“庄家”。来自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显示,汇通达以320亿元的年度交易业务规模在下沉市场排名第一位,其后则是阿里系的阿里零售通、京东系的京喜通、苏宁系的苏宁零售云。

从市场占有率来看,汇通达、阿里零售通、京喜通、苏宁零售云分别为0.7%、0.6%、0.5%、0.5%,各家差距在毫厘之间。面对15.1万亿的巨大市场,资本玩家们还有很大的博弈空间。

相比之下,一早就埋头下沉市场的汇通达看起来是赢在起跑线上了。2010年,五星电器创始人汪建国在变卖五星电器套现10亿元后,告别与国美的黄光裕、苏宁的张近东、永乐的陈晓、大中的张大中等酣战的家电零售战场,决定开启二次创业。彼时咨询机构为其提供了四个方向——小孩子、农村、有钱人、老年人。

汇通达则是汪建国在农村赛道上安排的一颗棋子。2010年,脱胎于江苏汇通达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的汇通达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并依托汪建国前期在家电领域的资源,向农村市场进击。

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下沉市场的家电零售,并且公司名字里的“网络”一词,也昭示着其在电商领域的野心。

时遇如是,汇通达成立之际,试点三年之久的家电下乡(政府补贴)正在国内全面铺开。彼时,京东、苏宁、国美在大城市打得不可开交,脱离战场的汇通达借机化敌为友,在昔日竞争对手的帮助下迅速打下下沉市场新江山。

二、下沉“理财” 能走多远

12年前,黄光裕和张近东困于“美苏争霸”,或看不上、或无暇顾及下沉市场,为汪建国的汇通达提供了顺水人情之便。12年后,苏宁和国美都成了别人刀俎上的肉。同时,城里生意难做,刽子手们还要下乡宰羊,汪建国和汇通达也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正面战场。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表面上汇通达在市场占率上排名第一,但在市占率排行榜上排名第五位的天猫优品(市场占比0.3%)、汇通达以及苏宁均有阿里系资本介入。

根据汇通达IPO数据显示,目前汇通达股权构成为:创始人及董事长汪建国占比32.56%股权(直接持股30.27%),为单一最大股东;阿里巴巴中国持股比例为19.08%,是持股最多的机构股东。据悉,阿里巴巴对汇通达投资金额高达45亿元。

苏宁零售云是苏宁易购旗下主攻下沉市场的智慧零售服务平台。而阿里巴巴除了通过淘宝中国持股苏宁易购19.99%股权之外,还通过其他方式间接持有部分股权,份额无限逼近甚至有超过苏宁创始人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苏宁控股集团合计持股20.35%的可能。

二一添作五,下沉市场里,阿里的盘子才是最大的。换言之,以目前的“头部格局”来看,众多玩家都还在处于为阿里理财的阶段。

当然,猛虎下乡并非阿里一只。京东系、拼多多系两大巨头给出的压迫力也不小。

京东自2014年起通过拼购业务浅尝下沉市场,2019年推出“京喜”进一步开辟市场,2020年成立京喜事业群加速攻城速度……凭借一系列的下沉打法,京东在2021年新增的1.11亿新用户有7、8成来自下沉市场。

拼多多是下沉市场的老玩家,凭借下沉打法仅用短短四五年时间就和阿里、京东等巨头并肩二战。在汇通达主攻的家电零售领域,拼多多通过战投国美迅速加固家电业务护城河,同时,还有服饰、百货、出行等领域的供应优势。

凭借微弱的市占率优势,汇通达“坐庄”还能持续多久呢?这一次时代机遇依然会和汇通达统一战线吗?

三、高手如林,谁能避坑?

或许,二级市场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2月18日,汇通达顶着数字化振兴乡村、“农村电商第一股”、阿里投资等众多光环在港上市。

从宏观条件上看,汇通达坐在“黄金坑”上,理论上会是资本市场的香饽饽。近年来,数字化转型振兴乡村的大基调下,农村电商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战略高度进一步拔高让下沉市场前景越发清晰。

然而,汇通达本次上市发行5160.62万股,发行价为43港元/股,处在43港元-48港元发行计划的最低位置。照此计算,汇通达IPO募资金额约为22.19亿港元,比计划的10亿美元募资金额也大幅缩水。

日趋向好的发展环境,意气风发的发展誓言,二级市场为什么就不买单呢?汪建国说好了下沉市场“黄金坑”的故事,却没说好汇通达淘金的剧情:连年亏损、业务优势渐颓、生存空间遭受挤压……下沉市场不是万能金丹,解不了汇通达积年恶疾。

数据显示,2018至2020年,汇通达分别亏损2.76亿元、3.05亿元、2.80亿元,电商亏损起家的魔咒降临“黄金坑”,降临汇通达。同时,由于常年深耕电商标准化不足、供应链损耗大、缺乏冷链物流整合的农村电商,汇通达的经营效率也并不高,三年毛利率分别为3.4%、2.9%、2.7%。对比之下,同样深耕下沉市场的拼多多则在60%左右。

另外,由于汇通达是交易业务为主导的经营模式,即向供应商采购,然后将商品提供给会员零售门店及渠道合作客户。但多年维系的客户并不稳定,据汇通达招股书,2018年-2020年三年间,汇通达活跃会员零售门店的流失率均在50%左右。几乎是每年换一半活跃会员零售门店。

汪建国所说“黄金坑”的故事,还有后半段没说完。在下沉市场遍地捡钱的好时光,或许已经不在了。而汇通达,则用自己的遭遇亲自演绎了后半段剧情——淘金热起势,下沉市场正由蓝转红。并且,生意战场上,并没有先来后到的仁慈规则,先到一步的汇通达,反倒是被困在了过去。

而后来者除了阿里、京东,拼多多、乐禾食品、小鹿科技、超粮网、懒龙龙等一大批玩家也吹响了进击的号角。

面对对手与困局,汇通达的农村电商故事还能讲多久…我们拭目以待!

内容来源:农业行业观察公众号

携程度假农庄开启文旅融合2.0模式 助力文化产业赋能乡村振兴

乡村振兴道路上走来特色农产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61689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info@prs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