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舆情内参 舆情热点 传销其实早就被认定,而张庭还在最后挣扎

传销其实早就被认定,而张庭还在最后挣扎

直到今年4月,TST及其代理商仍在坚持传销是谣言,公司的合法的。4个多月里,TST代理商们在各种微信群里宣布,传销是谣言。4月1日,TST庭秘密商城还发出公告,仍称目前是合法运营。

作者 | 李沧南

“传销,其实早就被认定了。”近日,前TST代理商柳宜向南风窗提供了一份有关TST的行政处罚书,其中认定了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尔威),也就是“TST庭秘密”背后的主体公司,有传销行为,罚没其2000万余元。处罚书中说道,TST庭秘密的红卡会员制度,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的报酬,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第(三)项,属传销行为。文件显示,处罚由湖北省康县市场监管局做出。值得注意的是,落款时间为2021年9月3日。TST与张庭夫妇涉嫌传销的消息,于2021年12月底登上热搜,彼时TST官方微博回应称,公司坚持合法经营,目前运营一切正常。直到今年4月,TST及其代理商仍在坚持传销是谣言,公司的合法的。4个多月里,TST代理商们在各种微信群里宣布,传销是谣言。4月1日,TST庭秘密商城还发出公告,仍称目前是合法运营。

4月1日,庭秘密发出公告仍称是合法经营

4月1日,庭秘密发出公告仍称是合法经营南风窗此前报道中,柳宜是TST传销风波的举报者之一。过去四年,她在TST当上了”董事长“,投入了30多万,但并没有赚到钱。去年5月,她无意间看到网上的科普文章,意识到TST可能涉嫌传销性质,于是向河北石家庄有关部门提交了举报材料。去年12月24日,石家庄裕华区市场监管局回应了反传人士李旭的查证函,称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彼时,面对“尚无定论”的立案调查,TST一直对传销争议矢口否认。但去年年底至今,舆论旋涡中的TST,依然在坚挺:商城正常营业,不少代理商们的朋友圈,依然在刷屏TST产品。

代理商们仍在群内坚称公司运营正常,并刷屏TST产品(图源:受访者)

代理商们仍在群内坚称公司运营正常,并刷屏TST产品(图源:受访者)红星新闻就该文件的真实性向保康市场监管局求证,对方称不清楚案件的具体情况,比如没收违法所得和罚款的数额,“但好像是有这么这一回事”。南风窗记者就此致电保康县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告知,需向领导汇报后回复。不过截至发稿时,本刊记者尚未收到回复。

01

“庭姐还在”

4月9日,刘韵涵再次在新闻里看到TST,“张庭夫妇公司已被认定为传销”。“这次,事实算是盖棺定论了”,她说。不过,打开微信小号,刘韵涵发现,舆论的讨伐,并没有波及到TST群里的“岁月静好”。刘韵涵曾经的上线,微女王集团某个公司的董事长,依然在预告4月的新活动——一款护肤产品将限时上线。

群内代理还在煽动大家赶紧下手,不然“开年要等两三个月才拿得到货”(图源:受访者)

群内代理还在煽动大家赶紧下手,不然“开年要等两三个月才拿得到货”(图源:受访者)刘韵涵表示,2月底,不少群主还发布预告,TST将在接下来一个月大规模投放广告,谣言将不攻自破。“民族品牌,国货精品,不会让大家失望的。”“庭姐的身影,也一直都在。”

二月底,群内发布预告:TST下个月将全面投放广告(图源:受访者)

二月底,群内发布预告:TST下个月将全面投放广告(图源:受访者)有关张庭讲述冻龄秘密、宣传产品功效的视频,也在不断更新,偶尔夹杂一些“励志”文案,诸如“这是庭姐的第三次跌倒,只会让她更强大”,以此激励为数不多的代理商的信心。视频里,张庭自称胖了一些,面容也略显憔悴,黑眼圈隐约可见。她依然在宣传活性酵母。去年年底舆论发酵后,张庭夫妇的微博、抖音等账号均被禁言,但有网友发现,不少代理商依然在直播间滚动播放张庭的广告,试图以一种新型的方式带货。南风窗记者发现,TST庭秘密商城目前正常营业。有代理商表示,所有产品均可正常下单。不过限于上海的疫情影响,工人停工,部分产品将延迟发货。刘韵涵登陆了自己的代理商账号,发现后台的分销系统已经做出了修改,不再显示自己的上线、所属公司、集团和家族。这些外在的传销特征正在被消除。刘韵涵说:“去年年底风波之后,TST收敛了一些。”此前,TST庭秘密商城有专门的分销系统,会记录代理商所在的公司、集团公司和总集团,按照一个多层级的代理体系进行奖金结算。刘韵涵说,去年12月传销风波后,所有的订单会跳转至另一款APP——淘不庭进行结算。

早在2021年12月,TST就已经因涉嫌利用网络从事传销活动被调查

早在2021年12月,TST就已经因涉嫌利用网络从事传销活动被调查3月底,TST庭秘密商城还发出公告,称目前庭秘密结构合法化,可放心购买,已无需跳转页面。不过,群里的确冷清了不少。除了少数几个董事长,几乎没什么人回应。刘韵涵说,一些代理商也开始转战其他相似的项目。“有瘦身管理的,有美容养颜的,性质也都差不多。”刘韵涵是2020年初接触到TST,因疫情失业了,滞留在家。一位网友的朋友圈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在家也能赚钱,何乐不为。”对方也很热情,上来就送了她很多面膜,带活酵母的,说很有效。刘韵涵今年34岁,广东人,中专文化,她听说过传销,但认知仅限于“那种被人关起来的”。她以为只是进货、卖货,赚差价。那位朋友点醒了她,说想法不能太传统了,教给她一套新思路,拉人开卡、赚奖金,“卖货才卖几个钱啊?”

TST庭秘密代理业绩计算方式(图源:新京报)

TST庭秘密代理业绩计算方式(图源:新京报)她半信半疑,买了很多货,升级成红卡,具备了拉人开卡的资格。朋友不断提点她,给她画饼。只有冲击更高的业绩,才能赚大钱。于是她疯狂囤货,花钱买业绩。她也用同样的话术,骗自己的下线。2020年7月,读过大学的表弟找到她,叫她别拉自己的妈妈搞传销。她还不服,跟表弟争论了一番。但事实摆在那里,家里的产品越囤越多,“卖不掉,也没那么好用”。刘韵涵算了半年的帐,找丈夫拿了8万投进去,还亏了2万。在丈夫的劝阻下,刘韵涵也慢慢淡出了。去年年底,张庭夫妇涉嫌传销被广泛报道,刘韵涵庆幸自己退得早。这件事令她没想到,传销已经无孔不入,防不胜防了。

02

3年,91亿

4月10日,代理商陈雯莉依然向南风窗记者表示,传销是谣言。她自称做了7年,“如果是传销,早就倒闭了。”陈雯莉同样隶属于微女王家族,是一位“董事长”。铺天盖地的新闻,并没有打消她对张庭的信念。据她透露,她的代理团队还有2000人,“TST产品好,怎么卖都赚钱,又不用囤货。”因为客户稳定,她说淡季也能月入过万。

部分代理商仍对张庭和TST坚信不疑(图源:受访者)

部分代理商仍对张庭和TST坚信不疑(图源:受访者)不过,除了日常更新群里的宣传物料,她最近的朋友圈已经很少发布TST的产品了,转投了一款瘦身产品。根据前述柳宜的说法,要在TST赚钱,逻辑是这样的:不靠卖货赚利润,而是赚返点(2.5%-5%)和各种业绩奖金。代理商提供的内部奖金制度显示,TST公司将红卡代理分为7等级,采用正价返利模式,团队业绩越高,返利越多。柳宜说,普通的代理,只能赚2代下线的业绩。要无限裂变,只能自己当“董事长”。条件是“买满3个月的业绩,每个月10万以上”。30岁的柳宜,是河北人,工作是后勤,2016年经朋友介绍进入TST。4年下来,她投入了30多万,一分钱没赚到。底层和中层代理都赚不了钱,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真相。但只要业绩达标,代理们可以走向食物链顶端。至少,这个体系描述的蓝图是如此。刘韵涵向记者表示,所以大家疯狂买业绩。业绩过2万,有机会接触到大哥林瑞阳和庭姐,业绩过10万、100万,掌控不同的家族,参加不同规格的活动。跟大哥、庭姐和其他大明星合照,

TST官方海报上有着众多明星的身影

TST官方海报上有着众多明星的身影合影有业绩要求,明星咖位越大,业绩要求就越高。“对于普通人来说,抓住这样的机会,层次就不一样了。”柳宜参加过韩国游轮的活动,也去过浙江莫干山、上海、海南等地,最初食宿都要自理。见过汪东城、张信哲、罗志祥和林志玲等大明星。为了跟更多明星合影,为了造更多势,大家都削尖了脑袋。与一般的传销案件不同,TST背后,可谓是“星光璀璨”。张庭自不用说,作为演员,她最有名的作品,是2002年,她与徐峥主演的穿越剧《穿越时空的爱恋》,在大陆收视火爆,超过了10.0。

张庭和林瑞阳

张庭和林瑞阳此外,演艺圈众多大明星也曾置身其中。达尔威众多股东中,引人关注的还有北京最陶然服装服饰有限公司,此前陶虹还以自然人股东的身份,持有张庭夫妇公司淘不庭的1.89%股份,事发前,陶虹退出了个人股东。但天眼查显示,最陶然至今依然在列股东名单。TST庭秘密网站还显示,曹格、吴速玲夫妇也曾是股东。林志玲、罗志祥、蒋依依等,都是其代言人和合作伙伴。陶虹徐峥夫妇多次为TST站台宣传。徐峥本人曾在节目《二十四小时》敷TST面膜。《港囧》上映时,还推出TST相关的“囧膜”广告,借势营销。

陶虹参加TST相关活动

陶虹参加TST相关活动此外,赵薇、范冰冰曾在微博上宣传过TST的面膜。明星、家族,出人头地的美梦,构筑了TST这个体系的核心。“大哥、庭姐,是这个大家庭的家长”,对于柳宜和刘韵涵这样的代理商来说,TST,描绘了一个巨大的幻梦。刘韵涵说:“只要买得多,逆天改命的机会就越大。”此前,庭秘密商城的分销系统显示,TST分销商成立的创业公司有3379家,架构分为总集团(家族)、所属集团、公司。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处罚书显示,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TST主体公司)自2018年1月1日至2021年7月共发展会员7070701人,其中蓝卡(含小金卡、银卡)会员6411358人,红卡(含金卡)会员659343人。这三年半的时间,仅仅是红卡业务,就给张庭夫妇带来了91亿的业务收入。

03

定 论

据反传销人士李旭的透露,TST从2013年7月就开始了从事传销活动,2018年以前的奖金制度更符合传销的构成要件。其奖金制度分为:总代、原创家族、衍生家族、金卡(大小金卡)、银卡。这一年,张庭夫妇收购了一系列公司,如上海蝶变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上海玺阵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上海玺宠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上海报沃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上海旭激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等,把它们变成自己的子公司。TST庭秘密APP也得以运营。

庭秘密APP截图(图源:受访者)

庭秘密APP截图(图源:受访者)为了规避传销的监管,2018年1月1日开始,张庭夫妇把会员体系改成了红卡和蓝卡制度,其中红卡分8个等级。也是这一年开始,张庭夫妇的微商帝国迅速腾飞。逐渐从娱乐圈淡出的张庭,转身成为微商教母。TST,Tin’Secret,意为张庭的秘密。TST的品牌故事显示,林瑞阳1994年在法国发现了一种活酵母,研制成一种面膜,让张庭得以永葆青春,成为冻龄女神。现在,他们把这个秘密分享给所有爱美的女人。TST让张庭夫妇一飞冲天,当年的纳税额达到12.6亿,就证明了它的夸张势头。

张庭、林瑞阳夫妇

张庭、林瑞阳夫妇但代理商们并没有跟着起飞。柳宜透露,她级别算是高的,再往上就是华北大区的总代理,投入了30万,算下来,基本没得赚。身边很多代理商跟她一样,逐渐感到幻灭。张庭也在另谋出路。2020年6月,她试水了直播带货,首场销售额达到2.56亿。据柳宜说,很多货是代理商们买的,张庭还承诺发自家商城的代金券。柳宜们逐渐失去信心。去年4、5月,她刷到李旭反传销团队的公众号文章,她认清了整个事实,把一众材料曝光给李旭,随后投诉到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这才有了后来的事情。该局随后对TST的涉传活动进行立案调查,一时间点炸了舆论。去年12月29日,TST庭秘密在微博上回应,公司坚持合法经营,目前运营一切正常。随之而来的是,张庭夫妇的微博、抖音纷纷被禁言。

张庭夫妇的微博被禁言

张庭夫妇的微博被禁言但4个多月过去,张庭夫妇和代理商们始终否认传销的事实。因一份处罚书再次引发舆论争议时,不少代理商们依然坚称,这是造谣,是网暴,是黑水军的污蔑。似乎一切仍未改变。(刘韵涵、柳宜为化名)

邯郸市涉县发生一起“诡异”的2人死亡事故

世卫推荐连花清瘟?真没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61689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info@prs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