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舆情内参 舆情热点 东拉西扯说说王国玺落马

东拉西扯说说王国玺落马

4月29日下午,河南省纪委监委的微信公众号“清风中原”发出一条简短的消息:太康县委原书记王国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配合河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不多时,这条消息便迅速传遍网络并冲上头条。无论是在太康官场还是在民间,对王国玺的落马一点儿也不感到意外。王国玺的落马是在他在太康的继任——太康县委书记王毅因此次太康新冠疫情防疫不力而被免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人们猜测:此次省委书记和省长亲自坐镇太康指挥防疫,可能发现了王国玺留给太康的巨额财政窟窿才下令查处王国玺的。因为此次太康疫情期间有传言:太康防疫,县财政拿不出钱,省长带来几亿元救急资金没几天在太康就花的一干二净。王国玺前一任太康县委书记叫陈金旺,是原周口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在周口经开区贪污受贿及挪用公款一个多亿,刚调任太康任县委书记一个月就被查处。后被判无期徒刑。王国玺接任太康县委书记没几个月,时任太康县长范文明,又因贪腐被查,后被判有期徒刑十一年。这几年从太康出去的太康籍在外面的县处级以上干部也连续被查:如平顶山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黄祥利、周口市纪委副书记彭如祥、商水县委书记马卫东、扶沟县委书记卢伟等,加上此次王国玺被查,人们说:太康这几年坐不住官了!

 虽然王国玺是在2009年的年初才第一次调至太康县任县委书记,但彼时,太康的老百姓对这位新县委书记的名字并不感到陌生。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王国玺在淮阳县四通镇任镇党委书记时,四通镇假货横行。王国玺的名言也响彻四通镇周边淮(阳)太(康)鹿(邑)柘(城)四县:“啥假烟不假烟,能抽就行;啥假酒不假酒,能喝就行”。结果导致四通镇假货遍地,肆虐周边各县,让当地老百姓苦不堪言。不止如此,王当时还授意组织一批流氓地痞组成“保护队”保护四通镇的制假售假行业;遇到上级或邻县的工商质监部门到四通镇执法打假,“保护队”的成员就一拥而上,或现场起哄,或推搡执法人员;然后镇政府人员出面把执法人员让到镇政府喝茶抽烟了事。后来四通镇的假货流向全国。四通镇的假棉花因为损坏了国内多家纺织厂的机器还登上了央视的《焦点访谈》。当然,假棉花事件发生在王国玺调离四通镇之后,但四通镇的造假售价行业形成规模正是在王国玺的保护之下形成的。王国玺的大名第一次登上央视的《焦点访谈》,是因为“假棉花事件”之前他在四通镇干的另外一件大事。

1995年5月8日,“周口地区四通特别试验区”由周口地委、行署主要领导主持挂牌。王国玺兼任四通特别试验区管委会主任。根据当时周口地委行署文件,四通特别试验区管委会是副县级单位,享有周口地委、行署赋予的县一级经济管理权限,淮阳县仅对其进行宏观指导性管理,不再具体过问其日常工作。不久,王国玺就做出一项令人瞠目结舌的决定:依托淮阳县属在四通镇的粮食、供销、水利、邮电等十余家企事业单位,升格组建“四通特别试验区”的十大公司,“四通特别试验区”发布告示:拟组建的十大公司为科局级单位,十大公司的领导职位公开拍卖(记得每个职位二十万元左右)。可以说这是明目张胆的公开卖官鬻爵举动。但这项举动居然没有受到上级党委政府的制止,但由于涉及部门利益,四通特别试验区与当时淮阳县粮食局的冲突就首先爆发了。

1995年9月19日,王国玺决定接管原属淮阳县粮食局的四通粮经所,并宣布免去该所长池恒军的职务,由副所长李国生主持工作,并安排治安队员进驻粮经所负责安全保卫工作。同时,封仓封账。但被淮阳县粮食局局长郝瑞端拒绝,四通镇粮经所所长迟恒军也拒绝交权,淮阳县粮食局给出的理由很充足:国务院及省里文件明文规定“各级粮食主管部门及所有隶属关系不得下放,归县市粮食部门统一管理。”双方一时僵持不下。

1995年12月30日晚7时38分,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以《仓储粮是怎样损失的》为题播发了这样一则报道:河南省周口地区淮阳县新设立的“四通镇特别试验区”强行接管了该辖区内原属县粮食局管辖的四通镇粮经所,并强行查封了粮库。双方由于在特别试验区是否有权接管粮经所一事上发生了严重纠纷,虽经有关各方面数次调解也没有解决好,致使本应定期对粮库存粮进行的必要检查无法进行,并最终导致粮库内部分粮食被鼠咬成粉、虫结成丝,损失无法弥补。经国家、省、地三级调查组的技术检测认定:四通镇粮经所储存小麦因虫蛀造成的损失共两项:重量损失7907.1公斤,损失金额13840.93元;质量降等损失和不完善粒增加扣价损失金额96213.62元。两项合计损失金额110054.55元。

1996年1月17日,中共周口地区纪律检查委员会对此事作出了处理:淮阳县委书记李华亭因负领导责任被撤销中共淮阳县委书记、常委、委员,淮阳县人民武装部党委书记等职务。四通特别试验区管委会主任王国玺涉嫌职务犯罪被检察机关带走审查。这就是后来被人们广为传播的“粮损事件。

谁知刚过两年,事情就来个大反转!1998年3月13日,淮阳县太昊博物馆副馆长霍进善被人杀死在家中。经警方调查,原来是淮阳县粮食局时任局长郝瑞端和副局长李庚海有矛盾,雇凶谋杀副局长却错杀了霍进善。后来,崔建军、贾连军、叶参军、池恒军、孙家田、郝瑞端等涉嫌此案的犯罪嫌疑人先后被逮捕。

因为池恒军、郝瑞端是“粮损事件”的两个当事人,在案件侦查和审理期间,李华亭、王国玺等一些因“粮损事件”受到处理的人将“粮损事件”与杀人案联系起来,李华亭以受害者的身份向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写信喊冤(因为朱镕基九七年到淮阳太昊陵视察,对陪同讲解的霍进善颇为赏识),朱镕基批示重新调查之后,李华亭官复原职,王国玺则先调任淮阳县王店乡党委书记,后升任淮阳县副县长,自此官运亨通,一路升到太康县县委书记的位置。

王国玺在太康任职十二年,网络上负面信息不断。坊间传言,王国玺仅花在网络删帖上的开销就有二十多万元。王国玺在太康大肆卖地发展房地产业,使太康的房价从每平方两千多元涨至如今的每平方六千多元。但卖了那么多的土地,王国玺却给太康留下一个财政大窟窿!据知情人透露:截止王国玺离任,太康县财政负债近四百亿元人民币;等于每个太康人平均财政负债两万多元!纵观王国玺从政几十年,可以说劣迹斑斑,本地人皆知。正是: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几年前,王国玺一位商业圈里的老朋友从北京回来给王国玺打电话:“老王呀,还干着呐!那个破书记还干它弄啥!跟我享几年福吧。要不你进去了我还得上监狱看你”。

                                                                                                            来源:微信    作者:野火

陕西宝鸡一违建十多年未能拆除,谁是幕后的保护伞?

下一篇

已经没有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861689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info@prs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